Friday, 6 April 2007

第八天 京都 → 香港

四月六日(五) 京都関西空港CX507〔1810/2100〕→ 香港〔天気:晴 気温:4-17℃〕

八時半起床,收拾好行李,十時前辦妥退房手續。

今天天氣很好,又比昨天暖和了一點。

由東洞院通向三条方向走,約 15 分鐘便到整個平安京的中心、位處高樓中的 紫雲山頂法寺(通稱六角堂)。


相傳 聖德太子 為了尋找建造大阪 四天王寺 的木材,來到當時還是一片荒涼的此地,在河邊(現在是個養了天鵝的池塘)沐浴時,把隨身携帶的觀音像掛在河邊柳樹上,後來竟然摘不下來,後來他更夢見觀音說要留在此地,於是建造六角堂供奉觀音菩薩。

寺內處處可見六角型建築,從隔壁大廈的展望升降機往下看,層層疊疊的六角屋頂令人嘆為觀止。

據悉寺內有個代表京都中心的臍石,但走了好多回也找不到。

堂內樹齡超過千年的御幸櫻和柳樹很美。





離開六角堂,沿三条通走,首先看到超過 130 年歷史的 中京郵便局,往前再走,便到 京都府京都文化博物館

別館是超過 100 年歷史的旧日本銀行京都支店,明治時代極具代表性的西洋式建築物(重要文化財),重頭戲是本館二樓的歷史展示室(料金500円)裡的 羅城門 模型、高懸其後重的十二單(重 12 kg)和黑澤明電影 《羅生門》 獲得的國際獎項。

展區以時代劃分,透過模型、圖片和影像,詳細介紹 京都 的演變。

參觀完畢,便走到寺通京極,然後步入最後一站 錦市場

由街頭走到街尾,吃了棒天和野菜餅(460円)、ジャンボ左たこ焼き(180円)、百合根湯葉卷天(210円) 和特上のり(150円),另買了一包燒雞翼(367円)帶回 東橫イン

東橫イン 買了一罐 Lemon Lime Sprite(100円),伴著燒雞翼吃,很好味。

吃雞翼時收到網友 Roy 的電話,他已平安抵達那霸,天氣很好,陽光猛烈,而車輛的導航系統不太可靠云云,相信是他還未適應。

吃飽後減少了衣服,再整理好行李,乘計程車(880円)到京都駅,原欲在 東橫イン 那邊乘車,但司機很老實,告訴我到對面乘車較順路。

到了京都駅,喝了支熱綠茶(120円)才登上 JR 特急はるか 37 号〔1445/1603〕,再次告別喜愛的 京都

到了 関西国際空港,先到櫃位把行李箱寄艙,人龍很長,但只須輪候 15 分鐘,算是頗有效率。

之後到一樓 青木松風庵 取預訂的莓一衣和芝士餅,足有兩大袋,很重。

辦好了出境手續,到候機室喝點水(120円),休息一會,已是登機時間。

日落西沉,縱是不捨,也得離開。

さよなら

2101,航機降落香港,重返塵世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看懂京都的門牌〔節錄自 千年京都

1. 「交叉道路、合體唸」- 兩條道路的交會處,將兩條路的路名合起來唸就該十字路口的名稱。例如:烏丸通和御池通的十字路口就是「烏丸御池」。

2. 「北上南下、東西入」- 從二条通以北是上京、以南是下京,所以往北走便是「上ル」、往南便是「下ル」;而往東往西則是「東入」和「西入」。京都人大多不記街名,只記「四条上ル」「六角通西入」等,左右東西方向便很清楚了。例如:晴明神社 的地址是上京区堀川通一条上ル806,代表在「堀川通」和「一条通」的交叉路口往北走,就可以找到晴明了。


Thursday, 5 April 2007

第七天 京都

四月五日(四)京都天気:晴 気温:3-12℃〕

今早決定全天賞櫻,不用趕時間,放任地睡至十時才起床,梳洗中前台來電詢問是否要清潔服務,我說要,並告知十一時會外出。

在大堂吃了昨天買的柑作早餐才外出,陽光普照,感覺和暖了點。

第一站預備到哲學の道,在四条通上找不到要乘的路線巴士站,決定先乘地下鉄(210円,扣 Surutto Kansai 卡)到京都駅。

不知是否吃了兩個柑的原故,肚子很餓,在地下鉄站內的そじ坊吃了一客小海老天おろしそば(750円)才乘車。

到了京都駅,先到一樓的旅遊咨詢中心取資料,並查詢交通問題,但旅客眾多,職員有點應接不暇。

取了巴士路線圖,到駅外乘 100 系統巴士(220円,扣 Surutto Kansai 卡)到銀閣寺,排隊時身後有對來自香港的小情人在鬧別扭,內容很惹笑,可能他們以為其他人聽不懂,這時卻是約定要致電 husband 的時間,不得不表露身份,之後再聽不見他們說話。

候車花了 20 分鐘,路面非常擠塞,上落車的人又多,共花了一小時才到銀閣寺前總站。

這裡也是很多人,下車後吃了一串あげもち(200円),香甜軟糯,味道有點像五平餅,好吃。

走進哲學の道,人頭湧湧的,均被滿開的櫻花吸引著,約 1.8 km 長的櫻並木非常壯觀,「すごい」、「きれい」等讚嘆聲不絕於耳。



途中吃了手製的櫻花雪糕(250円),好味道。

走了一個半小時才走完,乘計程車到祇園白川(1,360円),這邊人數和櫻花的數量比較少,但景致也很不錯,在這裡流連了一小時。




走到四条河源町,鴨川的風光依然撩人。

循著四条通走,經過木屋町通,被高瀨川的櫻花吸引了進去,這裡櫻並木的陣容,比祇園大,比哲學の道少。



看完櫻花已是六時,天色漸暗,氣溫也開始下降。

走到新京極,循例進去逛逛,卻有意外收獲。

原本不打算買 Hello Kitty,但看見這款股のぞき的,
還是忍不住要買

七時許,走進昨晚看到的 ChankoDining 若,欲吃ちゃんこ鍋驅寒,但全店客滿,服務員說須等候半小時,但當時肚子已很餓,便走回寺通京極覓食。

看見かに道樂(六角店),豪不猶豫便進去。

選了蓮花れんげ会席(5,985円)

這裡無論食物、裝潢和服務都比大阪的好,吃得舒服又滿足。

吃飽後漫步返東橫イン,距離開的時間已不遠,好冷。

四条通
與昨晚那張有何不同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看京都地圖時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:


為什麼右京區在西方(左面),左京區在東方(右面)?

原來京城的座向,是完全配合天皇而定的,御所內紫宸殿設計是座北向南,因此天皇的左邊(東方)定為左京,護衛是左近衛;而天皇的右邊(西方)定為右京,護衛是右近衛。